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其它

创业这10种死法,你死在哪一种了

lanyd 2015-11-16 14:47 45 查看
转自: 网易科技-创业Club http://tech.163.com/15/1112/10/B87BJK2B00094P40.html
谈创业死法,实际是在谈活法。真正的死法可能有一万种,但真正的活法只有一种,就是冲过这一个个陷阱。即使手中有最完美的攻略,你也必须向死而生!

死法一:公司控制权落榜

IT在线教育网站“泡面吧”因团队内讧,在获得A轮融资,只差签署最终协议之际,三个创始人一夜分家。联合创始人之一的俞昊然表示,A轮融资并未受到影响,只是延后2个月。

泡面吧原本是俞昊然在美国读书时的一个项目,他起初确乎按照项目方式来运营,对公司管理、股权等问题并没太多概念。由于长期在美国学习,俞昊然主要远程操控泡面吧,联合创始人王冲、严霁月成立公司并逐渐成为实际控制人。据俞昊然所言,公司注册资本、股权结构等问题他一直未被告知,直到回国后才知晓一切。

回国后,俞昊然与王冲在很多重大问题上出现分歧,最终闹掰。之后泡面吧又陷入项目代码、商标等纠纷,风波不断。王、严二人离开后,俞昊然在原有团队基础上,成立了新公司计蒜客。泡面吧已成为过去,但它暴露出年轻创业者的一个共性问题——创始团队过于年轻,公司治理经验欠缺,在处理控制权问题上严重失当。

死法二:未处理好核心成员股权

“西少爷”闹分家,一直没有消停。今年3月,创始人孟兵和罗高景将宋鑫告上法庭,要求宋鑫以12万元的价格转让估值近2400万元的股权。戏剧性的是,分家尚未定论的时候,又宣布获得今日资本数千万元融资。但大多数公司没有西少爷这种运气。因股权纷争而散伙的创业团队,在创投圈屡见不鲜,尤其核心成员的股权问题如果没处理好,带来的震荡往往呈摧枯拉朽之势让一家创业公司迅速陨落。

以太资本CEO周子敬此前接触过一家B2B公司,其联合创始人兼CTO在战略、技术上发挥很大作用,但仅持有10%的股份。这位CTO心理不平衡就不停地要股份,CEO让出一部分,但CTO觉得不合理,两人越闹越凶,最终分道扬镳。当时项目已获天使投资,CTO出走导致产品死在襁褓中。

死法三:高管的创业病

离开大公司的高管,人脉广,融资能力强,创业成功率就一定高吗?未必。

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明耀表示,有两种大公司出来的人,创业基本没戏:一种是虽然在大公司有不错的职务,但能力片面,不接地气。尤其是之前纯做技术的人,商务能力弱,也不会带队伍。第二种是大公司做派,对创业没有正确认知,在办公室运筹帷幄,不愿深入一线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认为,有大公司出来的人成本意识差,花钱大手大脚,办公室、家具都是大公司规格,不到一年关门大吉。“一般大公司的高管,都在职能部门,很少做过全业务线的东西,出来做个小公司在方向选择上不一定比草根出来的感觉更好。即使有钱,也不意味着成功率一定高多少。”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说。

死法四:不了解竞争环境

有一类创业者,确立创业方向时,行业里已经有巨头存在,但他不以为然,坚持进入,只能竖着进去,横着出来。以太资本CEO周子敬见过不少这样的创业者。“有的觉得别人公司的产品做得不够好,自己能做出更好的,实际上,他并不知道别人正在快速迭代。或者既有公司已经完成B轮,只是没有在媒体曝光,新进入者从天使轮起步,无疑螳臂当车。”

死法五:产品逻辑混乱

在创投圈浸淫多年,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明耀的一个体会是,很多时候,创业者刚开始就没把商业逻辑理清楚。

他曾碰到过一个哭笑不得的案例。创始人要做一款英语口语练习的APP,按照王的设想,通过经典电影培养学生兴趣,并通过帮他们带入角色进行练习。此前,一些知名外语学习机构已经在做类似产品。但那个创业者执意走另外一条路:自己投钱拍视频放上去。耗时耗力不说,用户也不买账。王搞不懂,网上有那么多免费的好电影,他为什么非要花那么多钱拍一些谁也不愿意看的视频?如果违背基本的商业逻辑,再努力也是枉然。那位仁兄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死法六:2VC,在劫难逃

“我碰到不少创业者,问我最近感兴趣什么,一听到我感兴趣的东西,就回家写个BP(商业计划书)发给我。但是我作为投资人是根据你的兴趣来投资的?”红杉中国合伙人刘星有些无奈。

这是继2B、2C之后,创投圈诞生的一种新模式——2VC。这类公司在设计商业模式时不是从自身实力和市场需求出发,而是琢磨怎么用好的概念和包装来打动投资人。2VC的公司,拿到融资后往往四处铺广告、刷单,跑流量拼数据,以此俘获投资人的新一轮注资。一旦烧完投资人的钱,后续资金跟不上,公司也就走到尽头。经济形势好时,它们或许能谋得一席之地。市场下行时,往往成为最先被挤出的泡沫。

死法七:不聚焦,摊子铺的太大

“我二次创业最大的失误就是不聚焦。作为创业公司,没有把有限的资源完全集中在一件事情上。如果刚开始只做91外教,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。”卖掉91外教那天,龚海燕黯然反思。

2012年12月,龚海燕辞去世纪佳缘CEO,随即进军在线教育,创办英语培训网站91外教。很快,她将目光瞄向更广阔的K12市场,极力打造聚集教师、家长、孩子的庞大教育平台——梯子网(2013年11月上线),声称三年砸4.5亿。“梯子”还没搭好,2014年6月龚海燕又推出中小学直播互动线上教育平台——那好网。令人意外的是,3个月后,梯子网、那好网相继倒闭,龚海燕回归91外教,但资金已难以为继。2015年1月,91外教被51Talk全资收购。至此,龚海燕轰轰烈烈的二次创业,全线溃败。

死法八:贸然进入新领域

在投资人眼中,跨行业创业向来被视为死亡高发区。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吴智勇在一次受访时列出六种不能投的创业者,“创始人跨行业”是其中之一。

他接触很多实际案例发现,往往跨行业创业很难成功。比如一个人虽然在互联网领域很牛,如果进入别的行业,可能连那个行业最基本的生态、产业链、人脉都不了解,导致推进很慢。三年前,互联网教育台风刮起时,龚海燕从婚恋领域转战在线教育,结果铩羽而归。事后她反思当初没有经过充分的研究调查,就仓促进入教育行业。她害怕晚了赶不上这拨在线教育风口。或许,对于一个“局外人”来说,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风口。

死法九:给巨头挡了路

互联网改变了出行,却也让打车大战硝烟弥漫。过去一年,滴滴、快的背靠腾讯、阿里两大巨头,一年烧掉24亿人民币,撂倒一大批打车软件。今年年初两家合并成为出行业独角兽,战火也蔓延到了拼车、代驾等细分领域。在滴滴出行、Uber两大巨头疯狂补贴下,现金流枯竭的爱拼车弃子认负,6月5日宣布死亡。此前,爱拼车创始人杨洋接连见了200多位投资人,却没募到最后一根“救命稻草”——谁会在两家百亿美金的巨头混战时,再去投资一家小公司?

即便上半年融到一笔钱,又能坚持多久?杨洋决定,以后纯靠钱决定胜负的游戏,他绝对不玩了。除了爱拼车之外,还有一长串尚未浮出水面就已阵亡的创业者名单。9月9日,滴滴快的宣布完成新一轮总计30亿美元的融资,滴滴打车更名滴滴出行。出行领域的独角兽正在酝酿接下来的新攻势。

死法十:做的太早,死在天亮前

有一种痛叫起得太早,让后浪拍倒在沙滩上。

百度内部创业项目爱乐活,就因为做得太早,死在黎明前。爱乐活是一家做城市生活分享与消费服务的网站。2010年启动,2011年正式上线。彼时,移动互联网大潮还没有到来,大家的关注点仍在PC端。CEO蔡虎决定2012年下半年再将重心转到手机端,结果还是早了。项目一直没有什么起色。到了2013年年中,O2O的风口来了。但2013年初的时候百度已决定把爱乐活的业务和团队重新整合到百度,支持百度地图的发展。做得太早,虽然方向对,但点没踩对。爱乐活还是没活下去。
标签: